• 海南淡水鱼图鉴——给鱼拍“证件照”
    发布日期:2022-08-09 11:05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给一条鱼拍照,它会乖乖听话看镜头吗?在海南,有一群科研人员和自然保育工作者,他们长期关注淡水鱼及河口鱼类,并会为它们拍摄大量照片。从他们的经验来看,如果下足够的功夫、花足够的时间,鱼儿们可能真的会“看镜头”,它们的照片也会传递出许多科学知识。

  捞网、大小不一的鱼缸、LED灯、闪光灯、单反相机;还有野外拍摄用到的浮潜装置、水下相机……等一等,先别着急准备给鱼拍照所需工具,对于科研人员而言,给鱼拍“证件照”的第一步,是要找到鱼。

  “我们在野外调查时,会利用手抛网等工具捕获鱼类,现场分门别类做好监测记录后就原地放归,一般只会带回两三尾制作标本。把鱼带回实验室养在鱼缸中,我就会拍下一些照片。”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淡水渔业研究所所长申志新打开笔记本电脑,将其中的一张张照片放大,不同的鱼开始在屏幕上出现。

  申志新从事海南热带淡水水生生物及生态环境保护研究工作多年。近年来,他累计拍了数万张各种鱼的照片,共存有200多种淡水及河口鱼类的照片,用这些照片编纂的《海南淡水及河口鱼类图鉴》已印刷发行。

  “像这张拍的是盆唇孟加拉鲮,是去年4月份我们同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鹦哥岭分局进行热带雨林溪流鱼类多样性调查时带回来的。”申志新对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第一张照片介绍说。被镜头定格的盆唇孟加拉鲮在鱼缸中游弋,鳞片微微泛着光。

  为了找到鱼,给鱼拍一张科学“证件照”,科研人员和自然保育工作者得具备上山入水的基本技能。

  “这张海南原缨口鳅的照片,是去年4月在鹦哥岭开展鱼类调查期间,我浮潜到水中,用水下相机拍摄的。”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顾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鲎专家组成员林树浩,也经常给鱼拍照片。

  他回忆,当时是一个烈日炎炎的正午,“耀眼的阳光折射入水后,随着水流的起伏,在溪石上映射出一道道光斑,大量的螺类、躲藏在石缝里的石蛾、紧抓着溪石的蜉蝣稚虫,以及安安静静啃食固着藻类的、本次拍摄的主角——海南原缨口鳅,共同展示着海南原生溪流摄人心魄的缤纷之美。”

  鱼大多“好动”,在水中常常“一刻不得闲”地游来游去,如何才能拍出一张好照片?

  “只能用‘守株待兔’的笨办法,等它们鱼鳍展开,等它们体态舒展,等鱼周边没有太多干扰,同时还要考虑清晰度、光线、画面美感等。所以拍鱼很需要耐心,急不来。”最多的时候,申志新给一种鱼拍了几百张照片,最后才能选出几张满意的。

  比如,溪吻虾虎鱼生性好斗、保亭近腹吸鳅“雌雄不同色”、东方墨头鱼鼻部有缺口、海南小条鳅尾鳍基部有蓝绿色的斑纹、乌塘鳢尾鳍基部上半部有黑斑……科研人员和自然保育工作者给鱼拍照,确保科学性是首要标准。

  在溪吻虾虎鱼与同类争斗时,申志新举好相机提前准备,耐心地观察并预判它的动作,选择合适时机按下快门,一张溪吻虾虎鱼打架时张着嘴巴“争吵”的照片就拍到了——在不见波纹的水缸中,只见它身披“鲜衣彩带”,咧开嘴、摆动鳍,似乎要使出全身力气“喝退”对手。

  “溪吻虾虎鱼是小型淡水鱼,虽然只有小拇指大小,却争强好胜。还有美丽小条鳅,这种鱼鱼身中部有荧光绿色的鳞片,背鳍呈红色,属于体色变化现象,可能是一种到了生殖期显现出来的‘婚姻色’。这些特点在照片中是能被看到的。”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淡水渔业研究所副所长蔡杏伟解释道。

  被拍鱼人用镜头定格的还有洄游鱼类,其中属花鳗鲡最具传奇色彩。“它并非纯粹的淡水鱼,在淡水和海水中都能生存。作为典型的降河洄游鱼类,花鳗鲡生长于河流中,成熟的个体会顺河游入海中繁殖。”申志新说。

  性成熟后的花鳗鲡,由江河的上中游移向下游,群集于河口处入海,到海洋中产卵繁殖。孵出的幼体呈透明的柳叶状(俗称柳叶鳗),慢慢向大陆浮游,在进入河口前变成像火柴杆一样的白色透明鳗苗(俗称鳗线或玻璃鳗)。然后再逆流而上,返回陆域淡水江河溪流中发育成长。从大海到高山,再从高山到大海——这是花鳗鲡一生的迁徙路线。在迁徙的过程中,它的模样也在不断变化。

  海南半鲿,又被称为“白须公”,从申志新拍摄的照片不难看出,它的名字名副其实——两根鱼须又长又白,垂挂在嘴巴下端。海南半鲿属于溪流鱼,它白天躲在石头缝中,到了晚上才出来活动觅食,捕食虾、螺、蜻蜓幼虫,属于一种肉食性鱼类。昼伏夜出,是这种鱼最大的特点。

  “从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情况来看,保亭近腹吸鳅寿命在一年左右,它属于一年生鱼类,分两个产卵群体,其中一个群体产卵时间是10月份,另一个群体产卵时间是4月份到5月份。这种鱼在性成熟后,雌性身上会有明显的黑色斑纹,雄性则无黑色斑纹,看它们的照片很容易分辨。”蔡杏伟说。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