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8点见丨北京涉酒吧疫情敲响警钟“放飞自我”为时尚早
    发布日期:2022-06-15 13:4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首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前提下,6月9日又筛查发现一起涉酒吧聚集性疫情。目前,北京新增本土感染者3例,初筛阳性5例。突发的疫情消息,说明社会面依然存在隐匿传播风险。一下子“放飞自我”不可取,市民需将“不聚集”坚持到疫情形势线例,西城区、丰台区、怀柔区各1例;轻型2例、普通型1例;均为社会面筛查人员,三人均曾前往同一酒吧。

  朝阳区副区长杨蓓蓓通报,截至6月9日15时,朝阳区新增初筛阳性人员2名,均为社会面筛查发现,居住地址分别为劲松街道劲松五区503号楼和东坝乡康静里小区9号楼。

  昌平区副区长白琳通报,6月9日昌平区新增初筛阳性人员3名,均到访过外区风险点位关联酒吧,目前均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这起涉酒吧的聚集性疫情再次提示,社会面依然存在隐匿传播风险,特别是随着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逐渐恢复,人员流动加大,京外、境外仍存在疫情,疫情传播风险增加。酒吧、KTV、网吧等场所要坚决履行主体责任,对防控措施落实不到位、地下密闭通风不良的要暂停开放。阅读全文>

  和餐饮堂食相比,人们在酒吧逗留的时间也更长。这样相对密闭且人流量较大的环境,一旦发生疫情,后果不堪设想,极易造成病毒广泛传播从而导致疫情反弹,甚至来之不易的防疫阶段性成果也会被毁于一旦。朝阳区对酒吧等娱乐场所及时“刹闸”,也是基于上述考虑。

  除了酒吧,餐饮等人群密集场所,也需防患于未然,严格按照防控要求,落实各项防疫措施,真正“把好关,守好门”。比如,对入店消费者持续做好测温、扫码、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三件套”措施;坚持“人、物、环境同防”要求,做好通风换气、消毒卫生工作等。

  市民们历经这波疫情,从既往确诊病例的流调报告中,想必也已经深刻感受到“细节决定防疫成败”,所以坚持戴口罩、做核酸、扫码测温等,配合防疫要求也该成为行动自觉。此次多地疫情相关消息再次出现,也提醒市民,现在还远不是放飞自我的时候。

  此外,还要再次强调属地责任,对复工复产的单位、经营场所进行及时的监督指导。尤其对娱乐、餐饮等相对封闭的公共场所,不妨开展疫情防控专项监督检查,及时发现疫情防控漏洞和风险,并督促其立行立改,进一步织密公共场所疫情防控的“防护网”。也只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保证人们正常生产生活持续。阅读全文>

  往返于内蒙古大杨树镇和阿里河镇的“高考专列”,19年间运送考生及家长3.4万余人次,记载着几代人关于梦想和奉献的回忆。今年,大杨树镇首设高考考点,这列绿皮火车完成了它的使命。

  如今在大杨树镇第二中学任教的李冬梅,还记得35年前赶考时的情形。李冬梅介绍,这是当时去阿里河镇参加高考的唯一直达路线,这列火车,几乎每十分钟就要停靠一次,进站、出站,将近3小时后到达阿里河站,天还没亮。

  杨鸿现在读大三,她记得自己在2019年登上高考专列时的情景。一上车,看见满车厢悬挂着的“高考加油”图片,杨鸿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她记得,乘务员现场表演节目,拿起话筒唱了几首歌,还突然把话筒递给了自己。车厢里也摆放着几张KT背景板,供学生和陪同的家长、老师合影。

  杨鸿的班主任张新峰从教15年,曾多次带学生乘坐“高考专列”。他认为这列火车充满了仪式感:“最开始,你就是坐火车,后来你发现这不只是坐火车,而是一次给你创造氛围、缓解压力的集体活动。”

  2022年4月,根据自治区招生考试委员会的批复,新增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第二中学为高考考点。6月7日,440名学子免去了奔波,在大杨树镇第二中学教室开始了考试。这一天,大杨树站候车广场显得安静而空旷,那列几代人怀念的绿皮火车,完成了使命。阅读全文>

  中国跳水“梦之队”再启程,此次战斗将在世锦赛打响。多名老将退役后,小将们挑起大梁。“难度王”杨健、奥运冠军全红婵……这份世锦赛名单属实华丽。参赛配置有何看点?赛前备战进行到哪一步了?

  巴黎奥运会周期如今已经开启,“00后”选手占比更多的中国跳水队将正式踏上新征程。在布达佩斯世锦赛的参赛名单中,年龄最大的选手是马上年满28岁的“难度王”杨健,他和27岁的曹缘成为压阵老将。奥运冠军全红婵也将迎来自己的世锦赛首秀。

  为备战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中国跳水队近两个月来进行了多次队内测试,端午节期间以单人项目为主的测试是最后一场内部测验。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满意队员们的进步,“每次测验都有一定提高,尤其体现在双人项目的同步一致性和默契程度上,但动作的成功概率和质量还要进一步加强。”

  全红婵、陈芋汐是双人项目配合愈发默契的代表,这对搭档也是单人项目的对手,目前状态正佳的陈芋汐两次战胜正面对“发育关”的全红婵。小姐俩能否在世锦赛上再现“巅峰对决”,成为外界最期待的场面。

  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将于6月18日至25日率先进行游泳项目角逐,跳水比赛时间为6月26日至7月3日。中国跳水队此前已获得95枚世锦赛金牌,今年在布达佩斯,这支“梦之队”有望突破百金。阅读全文>

  熟悉二战史的人一定知道,二战后,战败的德国对发展军事力量一直较为克制。但最近,这份克制产生了缺口。德国总理朔尔茨以“保卫北约东翼”为名,想打造“欧洲最强武装部队”。但若德国军事力量在欧洲重新活跃,扇起的“蝴蝶效应”或许会对国际秩序产生影响。

  自2017年起,因受美国特朗普政府要求北约成员国将常规军费开支占GDP之比提高到2%的压力,德国已逐年小幅增加了军费预算,从约350亿欧元提高到了如今的500亿欧元左右。加上1000亿欧元专项基金,按平均每年支出200亿欧元计算,现在德国的年军费开支已达到700亿欧元。这个数字超过了欧洲三大传统军事大国英国、法国和俄罗斯。

  虽然有了更充足的军费,但是靠每年700多亿美元军费开支能否打造一支“欧洲最强军队”,还是未知数。目前,德国军队仍面临人数少和装备不够两大问题。现在德国强军的优先目标,是发展本国军工。据德媒报道,预计1000亿欧元专项基金中的680亿欧元,将用于大型装备项目采购。

  德国军事力量在欧洲重新活跃,还可能扇起更多的“蝴蝶效应”,比如日本。日本自民党安全保障调查会提出建议,要求日本在5年内把军费开支占GDP之比提高到2%,理由是“邻国军事能力不断提升对日本造成了重大威胁”。事实上,若日本军费开支占GDP达到2%,将超过1000亿美元,超过德国。日本一些政客还鼓吹与美国实现“核共享”,变相突破现行的限核政策。

  而美国目前对德、日扩军乐见其成。但这样的“蝴蝶效应”显然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没有人能笃定,一个重新武装起来、不断挑战二战史观的日本,未来会不会再犯战略错误挑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也没有人能笃定,德国扩军不会唤醒人们对二战的惨痛记忆。阅读全文>

Power by DedeCms